菏泽男人最迷人

木子洋老婆罢辽

【First Voyage】活动文章汇总

晓汲清湘:

_团栾_:



少年们正式起航啦




我们的出道大型联文活动也正式落幕




少年来日可期❤




你们的面前是天高海阔




你们的背后是千军万马为你们保驾护航




————




以下是本次活动中参与的人员以及文章汇总:




§ 00:00- @levineDn - 相亲




§ 01:00- @晓汲清湘 - 论匹配队友爱抢人头怎么办




§ 02:00- @JJJenifer - 糖不甜你甜啊




§ 03:00- @氧绫. - 我男朋友这么好看凭啥让你拍




§ 04:00- @饭饭 - 我的男友是当红相声演员




§ 05:00- @木子梨 - 入梦




§ 06:00- @河豚豚豚豚豚 - 立夏喜欢可乐冰淇淋,立冬喜欢你




§ 07:00- @阿釉 - 幸遇




§ 08:00- @甜芒 - 几乎成名




§ 09:00- @红豆 . - 出游记 ♥




§ 10:00- @墨羽橙Q-Q - 洋铭灵万




§ 11:00- @勋味奶糖 - 少年心事当拿云




§ 12:00- @自此没有姓名 - 交错救赎




§ 13:00- @奶味软糖. - 白茶清欢无别事




§ 14:00- @_本懒 - 风花雪月




§ 15:00- @挣大钱 - 心路




§ 16:00- @阿南的西瓜呀 - 蝴蝶往事




§ 17:00- @一叶落知天下秋 - 白玫瑰花店




§ 18:00- @淀粉叔 - Empreinte




§ 19:00- @白茶先生。 - 成双




§ 20:00- @Reload. - Heartbeats(心跳)




§ 21:00- @DDDD - 无声告白




§ 22:00- @烧酒|沥青 -甜点奇缘




§ 23:00- @L. -初次承诺




§ 23:59- @猪蹄 -夏天与先生








————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




骑士和小王子的故事,永不落幕






洗脸兔

苏利文_Sullivan:

卜凡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个看岳岳洗脸的爱好。


 


岳岳出门准备时间长,就需要早一些起来,为了看岳岳洗脸,卜凡也总是随着他一起起床,岳岳有一点起床气,不重,刚醒来有一些,彻底清醒了就没了。主要就是没有逐渐苏醒的过程的那种难受,浑身透着不舒服,感觉到身后的卜凡脚前脚后的跟着自己晃来晃去,难免不满意的哼哼了几声:“你别跟着我,你跟着我干啥,你要用厕所你先用。真烦人,离我远点。”


 


卜凡怎么可能离他远点。


 


岳岳还穿着睡衣,是个宽松的白色棉质短袖,有点睡皱了,边上带着褶皱被夹在裤子边上,卜凡看了几眼就顺手伸进去摸了起来,自己往旁边的沙发床上坐了去,这边也不由分说的搂住了岳岳,半拖半搂的把还没睡醒的岳岳紧紧地按在怀里了,然后顺着他蓬松的头发抚捋个不停。


 


刚开始岳岳还微微用力的挣拧着身体想要摆脱怀抱,卜凡凑近他耳边,沙哑的声音也没有彻底醒来,带着几分睡意和浓浓的宠溺说:“哥哥,你没醒我抱你在这再坐一会好不好,你再眯一会。”


 


怀里的人逐渐放弃了抵抗,似一滩水窝进了他怀里。岳岳坐在了他腿上,也不反抗了,只温顺的低了头伏在卜凡肩上轻轻阖目养神。卜凡伸手在岳岳背上轻柔的来回拍着他,一会摸摸肚子一会又摸摸岳岳的肩膀,手下动作不停,然后开始慢慢地顺着耳朵亲了起来,一下一下的轻咬着怀里兔子的耳朵,嘴上也不停地讨着亲吻,故意说:“你说我烦人,我好伤心啊,哥哥,你昨天晚上还说你最爱我了呢,你忘了吗?你抬头,亲我一下,我就不伤心了,快点,抬头,亲我一下。”


 


怀里的人闻言似乎抽动了一下身体,倚着卜凡恹恹的“嗯….”了一声,然后小声的说着喜欢。


 


“最爱你最爱你,凡子不烦人,我们凡子不烦人…..”说这话歪着脑袋高高的仰起了下巴,努力的把嘴巴送上去等着卜凡低头来亲。


卜凡温柔的敛着眼,瞄了几眼怀里人细白的颈,先在他的喉结上舔了一下,才从岳岳裤子里抽出手来,同时也吻住了他。


 


在沙发上又黏糊了快十分钟,岳岳彻底醒了,侧坐在卜凡腿上搂着他说了会话,有了精神,准备起来去洗漱,卜凡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准备转身去叠被子。


 


然后走进厕所倚在门边准备观赏今天的兔子洗脸。


岳岳好像感觉到他的靠近了,刷牙到了尾声,嘴里喊着水在漱口,背对着卜凡囫囵说了句什么,卜凡没听清,抬脚在岳岳柔软的臀肉上点了点,自己差点也站不稳:“哥哥你说啥我听不清,你把嘴里的吐了再说。”


 


岳岳屁股被碰到,有些抱怨的回头瞪了卜凡一眼,落在卜凡眼里却是含羞带臊,烟波含情。


 


岳岳吐了嘴里的漱口水,边在脸上扬水边说:“我说你快点去穿衣服,在这跟我屁股后面转圈干啥。”


 


卜凡答了句想看你洗脸。岳岳这个时候打开了洗面奶,好笑的回头扫了卜凡一眼:“我洗脸有啥好看的。”


 


卜凡心说:你当然不知道自己多好看。


 


岳岳嘴里说着话,在手上搓出了白色泡沫,一点一点在脸上画着圈,他仔细的往脸上涂着洗面奶,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别人都是脸不动,手在脸上动来动去的揉搓洗面奶,岳岳的手也不是不动,不过动得幅度小,主要是在晃脑袋,手和脑袋同时小幅度的向上和下两个方向动作着,卜凡第一次看就觉得很像兔子,兔子因为手短,所以才上下点着头来配合手部的动作来洗脸,可是岳岳是怎么回事儿。


 


这么可爱是怎么回事儿?


 


卜凡满脸姨母笑,宠爱的看了半天:他的兔子摇头晃脑的揉搓洗面奶,偶尔甚至还动动肩膀,嘴里哼着昨晚睡前哼给卜凡的歌儿,闭着眼睛,一个人洗脸洗的好不快乐。


 


半天岳岳低头洗掉了泡沫,闭着眼在旁边找毛巾,然后摸到了被递到手边的毛巾,他斜眯了一只眼看着身边的卜凡:“你怎么还在这呢,哥哥洗个脸你也看半天?我脸上还泡沫没?”


 


他脸上还滴着水,白白清清像股透彻的山泉,卜凡只想凑过去咕噜咕噜的喝几口。他用毛巾圈住了他的岳野兔,拉到怀里亲了一口额头,用毛巾一下一下在他脸上吸着水,擦一下亲一下,声音也甜滋滋的:“没有了,都洗干净了,你是最干净的小兔子。”


 


 



【卜岳洋灵】北平雪1

开花不会发芽:

1


北平,曾见过那南锣鼓巷,绕栋环梁,漫天大雪中说书人拢着袖子折扇那么一打,风雪夹杂着的一段故事便从那戏台之上开始了。


“岳少里面请,今儿可是灵老板第一次登台亮相呢,来里面走上座伺候着。”小二出门迎上,谁不知这岳大少爷喜欢听戏出手又阔绰,这不得好生招待着。岳少名岳明辉,北平城大家少爷,几辈的根基使得岳少在这偌大的北平城站稳了脚步,这一辈老岳家就那么一个儿子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送去出留了洋灌了一肚子洋墨水回来还偏偏爱往那戏院子跑,眼看就二十五了连个相好都没有,这把岳老爷每天愁的苦不言堪,可打又打不得说也说不得,只能看着这小少爷满口京片子一天天穿梭在风花雪月中。


岳明辉觉得今天可能是触了谁的霉头,事事不顺,家中老父亲成天在耳边念叨让带回来个女孩,这不今天居然提起了相亲,好家伙留过洋有背景有文化的岳少爷哪能受得了这个,一眨眼的功夫就换了身洋装梳了个浪奔从家里溜出来又泡进了戏园子里。结果就看见他一直以来的上位被人坐上了。


“岳少,您看……这……这是才转来北平的军官今来这听戏,您看……这我们也不敢得罪当官的啊,要不岳少您就委屈委屈坐旁边?”小二一番话说的头都要低到桌子底下了,两边都不敢得罪,他这号小人物夹在中间一颗心跳的七上八下。“那行,给我来壶好茶,今儿我就坐在这了。”岳明辉闷着一口气可又不能说什么,毕竟北平岳少温文尔雅的名号可不能被他自己给毁喽。


落座戏还没开场岳明辉就像隔壁桌投去了好奇的目光,都说这当官打仗的得镇得住气场,这一看可不是。岳明辉寻思好家伙,这人得有一米九,光看侧面帽檐压的严实可还盖不住那高挺的鼻梁和一身正气,旁边那位应该是副官,却看上去懒洋洋的丹凤眼一挑颇有几番风味在里面。怎么说岳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标致人多了去了可这头一回见着这么好看的。或许是目光太过明显,高个子的军官一转头就把那目光接了个严实,“这脸可真好看”留过洋的岳少爷第一念头就这么凭空冒出来了,两人可算是对上眼了。


卜凡被上头调来北平执行任务,连着忙了几天旁边木子洋都快站着睡着了一天到晚骨头就像是软的一样走哪瘫哪满脸写着别来烦我,终于有空愣是把人给拖来戏园说听听国粹放松放松。可刚坐下没多久就接受到了旁边这人的目光,听着别人喊他岳少,卜凡对少爷没啥好感他觉得木子洋这种事事的人已经够麻烦了,这人一听就是大户人家的子弟,还没看人便已经盖上了纨绔这字号。卜凡被这侧面传来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实在忍不了,一转头就下下他的威风,对面这人明显愣了下然后咧开嘴笑了笑又对他举了举杯子明显不在意他要杀人的目光。卜凡麻木的对着他也举了杯子然后默默的转会了头,心想,这人山间精怪变得吧要不怎么这么能这样撩人,我这一口水都没味了。


竹板一打,满堂静,一人勾脚迈步就那么出场了,一个抬头开嗓就赢了满堂彩,木子洋带着死气沉沉眼神就往台上一看,便再也转不开眼了,万千风光集台上一人之身。


那时的他们都不曾知,有时只一眼便缠绕了万千红线。


(第一次写这东西,可能计划赶不上变化……)

鹿科夫斯基:

(超小声
想看一辆洋灵车,巧克力play👀
(我是禽兽,我闭麦,不要骂我


我在等待,哪位神仙可以投喂一下🙏🏻